2013年的時候,張一鳴在想什么?

張一鳴,今日頭條

聲明: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一個胖子的世界”(ID:we_the_people),作者柳胖胖,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

前兩天湊巧拿到了一份今日頭條 2012 年- 2013 年期間B輪融資的BP,看了一遍發現亮點果然不少。

 2013 年的時候,張一鳴在想什么?

熟悉頭條的朋友應該知道B輪可能是頭條迄今為止融資最艱難的一輪,A輪和A輪之前主要靠張一鳴及其團隊本身的背景以及和投資人的私交拿的錢,C輪開始沈南鵬突然發現自己投晚了,非常后悔,紅杉資本連續在C輪D輪都加了錢。

但B輪融資從 2012 年開始談了很久都沒有下文,中間的時候A輪投資人海納亞洲王瓊為此還專門給了一個A+輪, 100 萬美金,再加 100 萬的過橋貸款,好讓頭條團隊順利過冬,并把數據給再做得漂亮些。

就這樣他們在 2013 年下半年才等到了DST,這家俄羅斯知名基金已經投了一個叫Prismatic的產品,也是在做個性化閱讀軟件,王瓊聯系上Yuri后,對方評測完頭條當時的產品,就給了一個雙方都樂意接受的估值,投了 1000 萬美金。

聽上去是一段傳奇的開始,不過故事的另一面是,Prismatic在 2015 年就已經倒閉了。所以說,有時候投資人下注,從結果來看和瞎蒙也沒什么太大區別,同樣邏輯投的東西,一個沒過兩年就掛了,一個成了可能有千億美金市值的龐然大物。

 2013 年的時候,張一鳴在想什么?

我挑PPT里有意思的幾張給大家講講。

1、巨頭在早期對自己能做多大一無所知

就和馬化騰曾經非常想賣掉OICQ一樣,頭條融資PPT的第一頁就把自己定義為一個新媒體,回過頭來看肯定說小了,但順著時間線走,這好像又是成立不到一年的頭條在當時對資本市場能講的最大的故事了?

 2013 年的時候,張一鳴在想什么?

2、信息效率vs社交關系

下面這個圖大家應該已經非常眼熟了,箭頭的左側代表的本質是信息,右側代表關系,這個箭頭模型后來經常被用來區分這個產品到底是社區、還是社交、還是新聞產品。

 2013 年的時候,張一鳴在想什么?

但在 2012 年前后,能表達得這么明白還是不容易,當時很多人的幻想是做出一款產品,又讓信息最大效率的傳播,又在這個過程中沉淀所有的社交關系,但就算每個人都用上了智能手機的今天,這兩者又怎么可能同時最大化?

比如當時業內最大的一個論調就是,以微信IM為基礎的朋友圈和微信公號生態出現后,是不是微博就要死了?

后來事實當然是微博沒死,但微博的熟人社交基本死了,也就是關系被無限弱化了,但以明星和大V為節點的信息分發立起來了,也就是信息的傳播效率提高了,后來靠著社交媒體和二次崛起的概念,微博股價還比最低點時漲了差不多有 15 倍。

但讓張一鳴可能沒想到的是,他當年想表達的意思很可能是頭條能成為位于箭頭中段的新浪微博&騰訊微博,但上述箭頭模型在后來很多年的不斷衍化里,今日頭條App由于體量大、分發內容廣但平臺關系弱,漸漸成為了大家最愛舉例的處于最左端的純信息分發型產品。

3. 頭條和微博的淵源

在頭條成立前后的很多年里,張一鳴對微博的思考之勤,可能是除了微博管理層之外最操心的人了。

 2013 年的時候,張一鳴在想什么?

前面頭條自稱基于社交挖掘做新媒體,其實這個社交挖掘說的主要就是從新浪微博上爬數據。比如PPT下面這一頁說到社交挖掘分析,直接用的微博web頁面的截圖做的舉例。

 2013 年的時候,張一鳴在想什么?

早期非常依賴微博數據的張一鳴也讓微博在C輪左右投了進來,后來發現不對的曹國偉趕緊撤了,盡管財務上賺錢了(畢竟是曹會計),但也失去了狙擊頭條長大的最好機會。

 2013 年的時候,張一鳴在想什么?

后來被頭條拉大V+爬數據的微博終于受不了了,封了一切頭條相關的接口和鏈接,并且和后來頭條系內容無法在微信朋友圈傳播一樣,當時雙方也爆發了一場狼性公關戰,當然這對實際業務并沒有什么影響。

該狹路相逢的對手一個都逃不掉,只是頭條從基因層面決定了它可以走得比微博稍遠一點兒。

 2013 年的時候,張一鳴在想什么?

因為這個時候的微博和頭條,其實在產品和數據處理層面,已經拉開了差距。新浪本就是以編輯和運營見長的公司,技術能力脆弱,印象中,微博自己到最后都沒做出一個好用的能快速找到關注和粉絲交集的工具。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關閉
4742蚂蚁论坛二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