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易“養生”之道:斷臂過冬?

2019-11-14 11:10 稿源:鋅刻度公眾號  0條評論

網易

聲明: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鋅刻度記(ID:znkedu),作者:鄧曉進 許偉,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

2019 年 9 月 6 日,網易以 20 億美元將旗下跨境電商平臺網易考拉出售給阿里巴巴成為板上釘釘的事實。但在網易考拉這門生意談成不到三個月時間,網易又開出了云閱讀和網易文漫的售價——1. 5 億元人民幣。

關于前一宗買賣,大部分人更多地將目集中在:“網易考拉賣了個不錯的價錢”,又或是“阿里巴巴坐實海淘霸主”之類的焦點上,而忽略了阿里巴巴還給網易云音樂投資了 7 億美元。

在經歷了版權、用戶量存疑等一系列風波之后,網易云音樂去還是留的猜測也在此刻甚囂塵上。

去年 12 月,將網易漫畫出售給B站,而存在了 8 年的網易網盤也在近期宣布關停。

對于上述一系列動作,有業內人士稱,這是一場以“收縮戰線”為策略的“逃亡”,也有人說互聯網企業來到了一個需要蟄伏養生的季節。

有意思的是,早在去年 7 月,這一切就在吳曉波的一檔節目中埋下了伏筆。關于如何看待近年來的互聯網風口這個問題,網易CEO丁磊給出的答案意味深長:“過去這十幾年的風是很多,但好多都是一陣妖風……”

賣完考拉,又叫賣閱讀和文漫

近日,A股上市公司平治信息發布公告稱,“公司擬收購網易云閱讀業務全部核心資產,以及NetEase Digital所持有的網易文漫100%股權。”

該消息一出,立即引發廣泛熱議——這是繼 2019 年 9 月以 20 億美元的價格將網易考拉賣給阿里巴巴之后,僅時隔 2 個多月,網易再度售出旗下的業務資產(已注入網易云閱讀業務全部核心資產后的網易文漫100%股權的總對價為人民幣1. 5 億元人民幣)。

此時,有人開始對網易頻繁的資產出售行為表示擔憂。

但這一切的發生,其實并不突然。

網易最早對網易文漫業務“開刀”是在去年年底: 2018 年 11 月,網易曾試圖將包括網易漫畫、網易蝸牛讀書、網易文學與LOFTER在內的網易文漫事業部的業務打包并進行獨立融資,沒想到慘遭失敗,而后網易只能無奈將網易漫畫出售給二次元視頻網站嗶哩嗶哩(B站)。

而眼下被出售的網易云閱讀作為網易旗下的綜合書籍閱讀應用,于 2011 年 5 月正式上線,彼時正是在線閱讀平臺競爭最為激烈的時刻。

據互聯網數據服務商QuestMobile發布于 2019 年 5 月的《移動互聯網在線閱讀洞察報告》顯示,月活躍用戶數量排在前列的在線閱讀App包括掌閱、QQ閱讀、華為閱讀等。

可以說,不論是相較于已成為行業三大巨頭的閱文集團、掌閱科技和中文在線這些同期選手,還是與QQ閱讀、華為閱讀等后起之秀相比,網易云閱讀從始至終都沒能迎來自己的高光時刻。

網易的文漫業務也是差不多的命運。

從 1997 年的中文搜索引擎到發展游戲,再到擁有游戲、電商、音樂、教育四大產業。不管是郵箱、云課堂,還是網易嚴選、直播,亦或是被賣出的網易考拉、網易文漫,這些其后發展起來的相關產品,零散地分散于各自所在的行業領域中,都沒有獲得業內領先地位,也都沒能成為網易營收的新增長點。

因此,這次網易云閱讀和文漫被作價出售并不稀奇,而其釋放出的事關網易的未來走向,那個誕生于國內第一批互聯網創業浪潮中的老大哥企業如何在前行困境中破局、轉身,才是真正的關注點。

一收再收的戰線

在業界,有人把網易定位成一家不追風口的企業,而丁磊在去年 7 月接受吳曉波的采訪時也表示,共享單車這些風口,網易很早就看出不能趕。但反觀網易旗下業務產品線,卻能發現網易追過的風口并不少。

從起家的網易郵箱、網易新聞到網易游戲、網易漫畫、網易網盤再到網易考拉、網易嚴選、網易有道詞典、網易公開課、網易云音樂甚至網易未央豬……從網易的發展至今涉足的行業領域來看,其在網游、移動互聯網、社交、電商、在線教育、在線音樂乃至跨界養殖業的積極參與,甚至部分行業的深耕精作,恰恰證明互聯網時代的大部分風口網易都不曾錯過。

不難看出,丁磊在做生意這個事情上一點都不佛系。

出售網易漫畫、網易考拉,關停網易云盤,網易云音樂去留未卜……不到一年之內,網易頻頻斷臂。一位業內觀察人士指出:“在全球市場大環境下行之時,網易‘瘦身’,早就有苗頭了,只是從賣網易麥考拉的時候,讓外界看到其走這條道路的決心更堅定了。”

網易云音樂

版權問題是網易云音樂走向低落的關鍵

最近幾年,網易的危機感越來越重。

首先,看看網易布局的電商行業。網易入局電商之時,電商巨頭鼎立之勢早已形成,但電商這塊大蛋糕錯過著實可惜。那就只有在成熟的產業體系中殺出一條新路子,于是網易看準了ODM模式和海淘。嚴選走低價高品質的道路,因為產品設計版權、價格品質兩者難兼顧,以及拼多多等純粹的低價競爭新勢力等沖擊而腳步凌亂。網易考拉也因為跨境電商行業,同質化競爭嚴重、受相關政策和行業模式本身問題所影響而難有建樹。

其次,在近年頗受行業關注的在線音樂領域,網易云音樂的表現離預期越來越遠。在 2019 年Q2 財報中,網易對于網易云音樂的交待,只有一個 8 億的注冊用戶數。但業內人士都明白,其 6 年來從未公布過的用戶月活數與付費用戶數才是證明其業績表現的核心指標。在相關監管之下,其擁有獨家版權音樂的數量一落千丈,導致運營成本大幅提升,而如何變現,如何盈利成為了一道難以跨越的坎兒。

那么最后,逼網易痛下決心的,也許是其核心的游戲業務,因為游戲的業績也無法穩如泰山了。

2001 年的互聯網泡沫,對全球互聯網企業都是一場颶風級別的災難考驗。而在這次考驗中網易通過網游翻越了山丘,并在游戲行業越走越順。直到如今,游戲依然是網易最依賴的收入來源。

不過就近三年的數據來看,網易游戲的增長也呈現出了疲軟的態勢。 2016 年、 2017 年和 2018 年,網易五款表現最好的網絡游戲在收入貢獻方面的總凈收入分別占總凈收入的46.3%、44.3%和30.2%。

而在今年第二季度的財報中,網易網絡游戲服務收入增速放緩,第一季度增速為35.3%,而第二季度增速僅為13.6%。

網易曾公開表達過,隨著市場大環境以及自身開發能力的變化和不確定性,對任何一款受歡迎游戲能活躍和存在多久,他們都沒有定論。

負重前行的網易,的確來到了需要重新定義自己的時刻了。

一位業內觀察人士告訴鋅刻度:“網易最近的幾筆交易,賣的要么是不賺錢的,要么是網易體系內非核心資產,在經濟下行,一級市場基本冰凍的大環境下,能賣出去已經是不錯的了。”

的確,從近年的財報中也可以看出,網易業務主要包括游戲、電商、網絡媒體、創新業務等,其中游戲占比接近60%,電商占比30%,音樂、網易有道等創新業務占比近10%。而出售的電商賺錢難,而出售的文漫等又并非其核心業務。

某基金公司的執行董事Lucence認為:“如今,網易確實對自己的定位在重新認識。”網易的“瘦身”,其實是從各點布局到逐步認清自己在中國互聯網的位置,剝離非優勢的產業,集中資金在自己核心產業。“這需要一定的魄力和決心,能做到有人接盤,員工還能繼續工作,在當下,這就是最好的結果。”

過去十幾年中,網易參與的那些風口,到底是不是妖風現在已經不重要了,但作為一個生意人的丁磊明白,緊要關頭盡量體面地活著,沒有比這更重要的了。

被多元擴張壓垮的帝國

網易打響的這一場“戰略收縮”算不上原創,前車之鑒并不少。

2008 年,全球金融危機,通用電氣也沒能躲過。

通用電氣曾采用混合聯合的策略,即將業務重點放在全球性和多元化上,并大舉進軍金融行業。在那時,“這樣更容易讓錢滾滾而來,規模和市值也將越做越高”是很大的誘惑。

但企業的發展并不似預期,通用電氣的規模不斷擴大,也讓風險不斷增加。 2008 年金融危機的到來讓通用電氣泥足深陷。

于是,通用電氣為了求生不得不把商業放貸一類的,收益不佳而又非核心的部門砍掉。只保留飛機租賃、能源、醫療保健金融等當時主要的收入來源業務。

對于一個已經達到體態龐大的企業來說,通過收縮戰線來挽回劣勢,或是在困境中突圍,也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因此,即便斷臂,通用電氣在大力發展金融業務的遺留問題,時至今日都還在無盡的補救中。有分析人士表示,“近幾年來,通用電氣業績表現不好是一個既定的事實,通過變賣資產才使它前一個季度( 2019 年第一季度)財報變得稍微好看些。”

全球制造業的BOSS級企業尚且還因為數年前的瘋狂買單,在互聯網時代下成長起來的雅虎也在類似的戰略上栽了跟頭。

雅虎前CEO斯科特·湯普森曾公開表示,雅虎在太長的時間里做了太多的事情,但僅做好了為數不多的事情。接下來,“雅虎需要明確自己的核心業務,把最佳的人員和多數資源用于核心業務并且把客戶放在首位。”

為縮小雅虎規模,自 2012 年開始,湯普森光是計劃削減的項目資產就多達 50 多個。截至 2014 年底,雅虎這兩年內共關閉了 60 個產品和服務。值得一提的是,其現任CEO瑪麗莎·梅耶爾在此期間曾一再嘗試過用業務緊縮的方式拯救該公司,但其關閉業務的速度也比之前快了整整一倍。

2016 年,從當年的上千億美元市值到 40 億美元賤賣,雅虎神話就此破滅。

回到網易,似乎也是在拓展前行的道路上,走得太急、太猛,而沒有達到深耕細作。負重過多,在風平浪靜的時代不以為然,但在競爭升級、行業發展重塑的時代,那份沉重可能足以壓垮一個帝國。

不論是通用電氣,還是雅虎,它們都曾經試圖通過簡化、收縮戰略的方式,想回到其一開始專注的領域,但事實證明一切都是回天無力。

網易又會怎么樣呢?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關閉
4742蚂蚁论坛二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