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網紅圖鑒:爆紅背后,可能是寫不完的作業

2019-06-19 08:38 稿源:新榜公眾號  0條評論

直播,視頻,網紅

聲明: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新榜(ID:newrankcn),作者: 顏椿穎,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

“給叔叔阿姨唱首歌吧。”

80、 90 后的記憶里,在大人聚會上聽到這句話總令人“虎軀一震”。

但時代變了,社交網絡大行其道,短視頻興起,如今是孩子們踏進秀場,給屏幕另一頭的叔叔阿姨們表演個節目。

當年那個“被迫來一首”的老王成了唱歌網紅,主動求圍觀,某一天,你的孩子也告訴你,他想像老王一樣,展示才藝,有人欣賞,靠此賺錢。

還沒等你否定,你就看到英國有個 7 歲的孩子Ryan在YouTube上測評玩具登頂了福布斯財富榜,隔壁國 10 歲孩子中村逞珂輟學開辦YouTube頻道“少年革命Yutabon”,抖音上的天天小朋友在抖音上模仿李佳琦推薦文具而粉絲大增……

新的媒介環境下,他們在嘗試講述成長的另一種可能性——成為兒童網紅。

兒童網紅觀察

表情包、才藝、人設和網紅二代

互聯網時代,傳播行為從未像當下這么容易,一張圖片、一段視頻,甚至是一段話,像病毒一樣迅速傳播。

表情包網紅:迷因文化的走紅

以往的兒童網紅里,十個里有十個是可愛型,這股風潮隨著《爸爸去哪兒》的播出達到頂峰,但沙雕文化很快占領新高地,表情豐富的兒童迅速搶占視線。困惑、尷尬、笑著活下去……被可愛消解的喪文化成為年輕人的新寵,這背后是迷因文化的特殊魔力。

假笑男孩Gavin Thomas在中國爆紅,逛故宮、參加微博盛典、和太平鳥合作,這大概是社交網絡時代創造的一大奇跡,誰沒有用過幾張“奶思”表情包呢。如今 8 歲的Gavin,已經出道 6 年。當時,Gavin被捉弄時的意外反應戳中了網友奇怪的笑點,努力營業的假笑就像被生活摧殘的社畜青年。

經紀人Ashley在接受BBC采訪時表示:“Gavin的表情可以傳達人們想表達的任何情緒,每個人對Gavin表情都有自己獨特的解讀。”比起笑臉或哭臉,Gavin似笑非笑的表情留下更多解讀余地。

在中國,Gavin有 240 萬微博粉絲,官方粉絲群 5000 人,他們稱自己為“奶蓋”,愛豆一發微博便迅速涌入評論區互動,他們叫Gavin為兒子,哪怕兒子看不懂他們在說什么。

才藝網紅:生活不易,多才多藝

“買它!”

模仿李佳琦的人這么多,@天天小朋友 是最脫俗的一個。鴨屎綠的尺子和失血白的橡皮是“絕配”,爛番茄紅的限訂版新華字典“太好查了吧”,表情和語氣和李佳琦如出一轍。截至發稿,這條視頻的點贊達到 85 萬,不少網友看過之后“笑到頭掉”,想問問哪里能買到這么絕美的文具。

太有才藝的結果是引來了魔鬼本人的注意,李佳琦送上從小學到高考所有的教輔和課外書,還不忘關心一句“作業寫完了嗎?”

視頻一來一回,兩人的網絡熱度持續飆升,人們看到了@天天小朋友 更多逗比的日常。

互聯網最大的好處,或許就是讓真正喜歡表演的孩子,可以主動“來一首”。

在家唱歌的甜甜在快手上吸引了 140 萬粉絲的圍觀,聲音清亮,無懼鏡頭,看得出小小年紀就很有天賦。

在貴州畢節, 5 歲的拳擊少女小湯圓成了快手上的新晉網紅。體型雖小,打拳擊時的出拳和閃躲極其漂亮,多次在對戰中把哥哥打到認輸,天賦和努力讓成年人羨慕不已,拳王鄒市明看到視頻后許諾給小湯圓提供更專業的設備,當地體育部門也主動提供進一步培訓機會和幫助。

人設網紅:今天也要努力營業

雖說網紅都有自己的人物設定,但比起表情包的話題性和才藝的可持續性,我更愿意把人設網紅的范圍設定為顏值網紅。

表情包女孩權律二今年 5 月底開了微博,比起宋民國和Gavin難以捉摸的氣質,權律二的人設簡單得多,可愛就是大殺器,努力營業就好。國內的裴佳欣也因為面容姣好收獲了一大批粉絲,從抖音火到微博,網紅光環褪去,一條腿已經踏進娛樂圈。

Instagram上,有大把靠著美好顏值出道的小朋友, 7 歲的日本女孩Coco因為酷酷的外表早早和Burberry、Gucci、Gentle Monster等品牌有過合作;雙胞胎Taytum和Oakley在有 280 萬粉絲,據估計,單條廣告價格在1.5-2. 5 萬美元(約合10- 17 萬元)之間。

時尚小網紅coco

二代網紅:出生即網紅

和星二代一樣,網紅世界里也有名氣傳承。

《紐約時報》曾關注過 4 歲的Samia,作為網紅Adam和LaToya Ali的女兒,她在會說話之前已經成了網紅。準確來說,還在娘胎時就活在了聚光燈下,父母在社交媒體上更新懷孕動態,預告她的出生。

Samia貨真價實地贏在了起跑線上,如今在Instagram和YouTube上分別收獲了 15 萬和 20 萬粉絲,早早和兒童繪筆品牌Crayola達成廣告合作。按母親的說法,“她就生于社交媒體。”

景觀社會

如何保護消逝的童年

測評玩具的Ryan在YouTube上賺了 2200 萬美元,一時打敗游戲博主PewDiePie,成為最吸金YouTuber。比起傳統工作,網紅似乎是最輕松又賺錢的工作,難免有越來越多兒童把網紅當做理想職業。

他們不是《楚門的世界》里被動成為的網紅,而是了解之后主動成為的互聯網“景觀”。《好奇心日報》在探討當代生活的“小型景觀”時提到,“一個人只要沒有與社會徹底隔絕,就總有需要遵守或效仿的規范。這種‘被注視感’并非互聯網獨有。”

互聯網的出現,讓成人也無處可逃。那么,當兒童希望成為互聯網“景觀”——網紅時,著急對此下結論其實毫無必要,也用處不大。

去年 8 月,日本沖繩, 10 歲的中村逞珂決定輟學運營YouTube,開辦頻道「少年革命Yutabon」,第一條視頻便是《不去上學也可以》,這條視頻播放量達到 150 萬,但也引起極大討論,點贊5k,點不喜歡的達到80k,中村最終關閉了評論功能。網友嘲諷他的無知,也批評父母管教不當。

中村的YouTube主頁(翻譯自谷歌)

中村是一個極端案例,但并非孤例。 2017 年,英國機構First Choice詢問了 1000 名兒童的理想職業,其中半數想成為YouTuber或是vlogger, 2018 年,日本學研對 1200 名小學生的調查發現,YouTuber在他們理想職業排名中升至第二位。

一年過去,中村還在堅持每周三更,以兒童之眼,記錄生活的思考和沖繩的文化,但每條視頻下面都有人試圖勸他重回學校,放棄逃避現實。

批評總是很容易,但面對互聯網入侵,大眾更需要思考,如何讓兒童更好地和科技相處。

平臺:妥善安放兒童注意力

在科技巨頭眼里,成人市場逐漸飽和后,兒童市場就是下一個必爭藍海。

首先是內容的把控,國內外流媒體平臺各自推出了適合兒童使用的內容平臺。優愛騰推出“小小優酷”、“奇巴布”和“小企鵝樂園”,引進來自迪士尼、BBC等機構的內容,以及如《小豬佩奇》和《汪汪隊立大功》。Netflix則在 2019 年投入 11 億美金用于生產動畫內容,YouTube推出Kids應用,而將在今年 11 月上線的迪士尼流媒體品牌Disney+會在兒童內容市場上和各大平臺形成直接對抗。

但更多的指責聲來自于平臺對兒童使用的監管不力,比如上癮機制。抖音、快手等短視頻平臺都曾出現兒童不宜的內容,也被曝光未成年主播和兒童打賞問題。隨后,快手禁止 18 歲以下兒童擔任主播,抖音和快手先行試點“防沉迷系統”,今年六一時,包括B站、優愛騰等在內的 21 家平臺共同上線了防沉迷,未成年用戶使用時段、服務功能、在線時長進行限制,只能訪問專屬內容。

《紐約時報》曾在一篇文章中探討科技產品帶來的新數字鴻溝,高收入家庭的青少年花在屏幕上的時間是低收入家庭的70%,公立學校宣傳ipad學習計劃時,受到精英青睞的私立學校卻沒有一臺電子設備。全世界最大的社交媒體——Facebook的創始人馬克·扎克伯格曾表示會讓孩子遠離社交媒體。

換句話說,科技公司帶來了新的數字鴻溝,精英本人可以想辦法逃離,而無力抵抗的大眾,教孩子適應是最無奈也是最好的應對方法。

家長:如果孩子想去當網紅……

我們把這個問題拋給了不少大V,育兒博主@灰鴿叔叔 想向孩子提出三個問題:

1. 你想做什么內容呢?(內容導向,告訴他定位的重要性)

2. 類似的內容,別人是怎么做的呢?你和別人的區別在哪里呢?(市場導向,告訴他要做競品分析和優勢判斷)

3. 你覺得你能堅持多久呢?如果堅持不了,你愿意接受怎樣的懲罰呢?

灰鴿叔叔還對第三個問題也做了補充:“老子更新公眾號都不高興,你還想靠網變紅?等著挨罰吧。”

沒有一個網紅能躲得過催更的痛苦,經常發停更同質的灰鴿叔叔對此感受頗深。

當一名能掙錢的,合格的網紅,意味著精準定位、高頻更新、隨時營業,創意枯竭的時候要硬上,面對粉絲惡評時要一笑而過,最重要的是,沒有收入的時候要也要咬牙堅持,創作時的孤獨只能自己承受。

《華盛頓郵報》也在一篇文章中探討了家長的角色,如果孩子想成為網紅,先問四個為題:

1、為什么想開YouTube頻道

2、想要做什么內容

3、最喜歡的頻道是什么?為什么?

4、不喜歡的頻道是什么?為什么?

關鍵環節在于,了解他們的想法,不做任何評判。

多數情況下,兒童只看到了賊吃肉,沒見過賊挨打。在YouTube上做玩具測評的兒童這么多,Ryan卻只有一個。那么,與其一票否定孩子的網紅夢想,更重要的是了解他們的好奇心,共同分析當網紅需要面對的困難。

媒體:克制的自覺

在經歷過兒童綜藝的亂象之后,廣電總局已出臺相關政策,禁止宣揚童星效應或包裝、炒作明星子女,限制了兒童宣傳的邊界,在媒體環境上保護兒童。

在關于假笑男孩Gavin和玩具國國主Ryan的報道中,多家媒體都會提示,真實姓氏保密,家庭住址保密。沒有秘密的互聯網上,找出一個人的信息并不難,難的是擁有克制的自覺。

全媒派在《輿論鏡像中的兒童:媒體如何規避聳動,把握操作尺度 》中探討了媒介傳播中的報道尺度,兒童對強加的標簽和描述沒有還擊能力,而媒體,則一直在加深人們對兒童的刻板印象——弱小、無知、需要幫助與保護。

對兒童網紅的報道中,有人喜歡強調網紅不堪的B面,指責這是家長制造的階層流動幻覺,也有人強調兒童網紅的造星方法論和吸金力,標題和案例有居高臨下的指責,也有直白的博眼球。

不論是批判,還是鼓勵,對現象的放大都無益于現狀的改變。身處互聯網環境,連成人都無法避免陷入其中,不提出任何解決方案的報道既無意義,也沒有用處。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4742蚂蚁论坛二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