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款電影屢陷侵權風波:反抄襲風潮“矯枉過正”了嗎?

2019-11-14 15:48 稿源:話娛公眾號  0條評論

聲明: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話娛(ID:huayufunds),作者:victor,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

整個 11 月一半的檔期還沒過去,影視圈就接二連三的曝出各種抄襲和侵權風波。熱熱鬧鬧的雙11“剁手節”剛剛過去,剁手黨們立刻搖身一變成了吃瓜群眾,猝不及防接地碰上兩個“大瓜”。

11 月 10 日,北京海淀法院在其官方微博上發布消息稱,海淀法院已受理李某某起訴《烈火英雄》著作權著作權侵權案。

隨后第二天,該電影出品方博納影業在其官微上發布聲明稱,尚未收到法院任何通知。同時還在聲明中表示,《烈火英雄》劇本改編于鮑爾吉·原野 2013 年 3 月出版的報告文學《最深的水是淚水》,并于 2016 年 12 月 28 日獲得作者的電影改編及攝制權授權。

無獨有偶,早在幾個月前就備受輿論關注的《五維記憶》與《哪吒之魔童降世》著作權之爭,這兩天也鬧上了法庭。據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官網信息, 11 月 11 日下午,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受理中影華騰(北京)影視文化有限公司訴《哪吒之魔童降世》(以下稱《哪吒》)片方改編權、復制權、發行權糾紛案。

與《烈火英雄》著作權侵權案不同的是,盡管網上有關這一場官司的風波已經撲天蓋地,但無論是導演,還是彩條屋及光線傳媒等出品發行方,目前為止皆未對這一消息作出任何回應。

兩起影視侵權糾紛案件幾乎同時立案,不得不讓人想起另一部正在熱映的電影《少年的你》,有關電影原著“抄襲融梗”的質疑從上個月開始就鬧得沸沸揚揚,直到現在也未徹底落下帷幕。

近幾年來,影視行業的各種抄襲侵權的事件被不斷曝出,受到了越來越多人的關注,而在這諸多案例當中,其中既有不少落地成錘的侵權鐵案,同時亦不乏許多模棱兩可、難以判定的個例糾紛。讓從業者在欣慰于國人版權意識不斷提升的同時,也擔憂著另一個問題:

反抄襲侵權的風潮,會不會變得越來越矯枉過正?

01

《哪吒》與《烈火英雄》侵權風波:

實錘還是捕風捉影?

兩場侵權糾紛里, 7 月下旬就上映的《哪吒》,比《烈火英雄》更早出現抄襲的傳聞。

首先回顧一下這場風波始末:

8 月 19 日,舞臺創意秀《五維記憶》的主演之一、箜篌演奏家石璟在其微博上怒斥《哪吒》抄襲非遺大秀劇本《五維記憶》。 8 月 20 日,石璟在其微博上發布《五維記憶》舞臺表演圖與《哪吒》部分劇照的對比圖,再次怒斥《哪吒》抄襲行為。

8 月 21 日,《五維記憶》的創作團隊中影華騰在其官方微博發布聲明,表示其擁有《五維記憶》舞臺創意秀著作權。同時再次發文質疑《哪吒》片方抄襲。

8 月 26 日,中影華騰在微博發布維權聲明,委托委托北京金誠同達律師事務所,就中影華騰團隊獨創完成的作品《五維記憶》著作權涉嫌被某動畫電影抄襲一事提供專項法律服務。

10 月 10 日,中影華騰在微博上發布了由網友@十五字建安整理的《五維記憶》與《哪吒》故事主線對比圖,從中看來,兩個故事主線并無雷同之處,中影華騰表示網友@十五字建安并不了解《五維記憶》,同時又發布了另一版由網友@攝影師·嚴征整理的故事主線對比圖,在這一版對比圖中,《五維記憶》與《哪吒》的故事主線看上去極為相似。

網友@十五字建安整理的故事主線對比圖

網友@攝影師·嚴征整理的故事主線對比圖

11 月 12 日,中影華騰在微博上發布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對《五維記憶》與《哪吒》著作權糾紛案受理通知書,這場風波由此告一段落。

從質疑《哪吒》抄襲伊始,中影華騰就開始被網友幾乎一邊倒的群嘲,許多人開始從《五維記憶》所使用創作素材、作品海報等方面對這一作品提出種種質疑,聲稱其“碰瓷”“蹭熱度”。

而在諸多網友中,@三代鹿人發布的一條視頻則引發了許多人的關注,在這條視頻里,他針對中影華騰有關《哪吒》各類“抄襲細節”都進行了一一反駁,同時指出,《哪吒》備案時間在《五維記憶》舞臺秀的登記時間之前,因而在劇情創意上不可能抄襲《五維記憶》舞臺秀。

據此,話娛記者查詢企查查網站顯示,《五維記憶》舞臺秀著作權登記時間為 2017 年,而從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電影局查詢發現,《哪吒》的備案時間為 2016 年,早于《五維記憶》登記時間。

《哪吒之魔童降世》備案公示表

《五維記憶》舞臺創意秀著作權登記時間

對此,中影華騰認為,《哪吒》為近期上映的動畫電影,而《五維記憶》是已經公演了三年之久的創意秀,從公開發布時間來看,《五維記憶》遠遠早于《哪吒》。此外,中影華騰還表示,版權登記并非意味著登記之后才擁有著作權,只要有了作品就自然形成了著作權,且這一權利是受法律保護的。

截止目前,企查查頁面顯示,中影華騰的 15 項商標信息中,只有“記憶魔音”與“追夢人”兩個商標有“注冊證發文”,其余商標皆無注冊證,這意味著從法律上來看,目前中影華騰在 15 項商標信息中僅擁有前面所提及的兩項商標產權,連“五維記憶”這一商標目前在法律上也不獨屬于中影華騰。

與《哪吒》侵權糾紛不同的是,《烈火英雄》的抄襲風波,是近幾天才在網上出現的。

據【話娛】查詢得知,《烈火英雄》所涉抄襲作品《烈火無聲》作者為李紫超,這部小說在 2019 年 7 月份出版前,曾以《火烈鳥》為名發表在其簡書賬號上,而目前在其簡書頁面中,《火烈鳥》只能顯示出第三章之后的內容,前兩章據頁面顯示被作者轉為私密或刪除,而第三章發表時間為 2018 年 9 月 14 日。

李紫超簡書賬號連載小說《火烈鳥》前兩章頁面無法打開

根據《火烈鳥》作者訴稱,這部作者是其于 2018 年在網上連載,則博納的回應則顯示,其電影《烈火英雄》原著《最深的水是淚水》早在 2013 年 3 月就已出版,而 2016 年年底博納就已獲得其作品改編及攝制授權,若雙方所述皆屬事實的話,恐怕很難判定電影《烈火英雄》為抄襲《火烈鳥》而來。

值得注意的一項信息是,今年 9 月底有媒體報道,電視劇《烈火無聲》啟動儀式和《烈火無聲》新書分享會在“海峽兩岸圖會”廈門成功舉辦,而原著作者李紫超與著名制片人李亞凝等嘉賓也出席了此次活動。

在電視劇開拍之際突然向一部已上映近 3 個多月的電影發起訴訟,恐怕很難不惹人猜測。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關閉
4742蚂蚁论坛二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