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阿里巴巴收購一年之后,餓了么旗下的“蜂鳥”配送單飛了

2019-06-19 10:17 稿源:品玩  0條評論

餓了么 (1)

近期,餓了么宣布旗下即時物流平臺蜂鳥品牌獨立,升級品牌名為“蜂鳥即配”。被阿里收購一年多后,蜂鳥配送終于“單飛”。

為何“單飛”

“蜂鳥融入阿里經濟體的一年多,本地即時配送體系已經成為阿里新零售的關鍵基礎設施之一。”阿里巴巴本地生活服務公司總裁王磊表示。

在被阿里收購前,餓了么創始人張旭豪就稱“配送是餓了么的核心價值之一”。自 2018 年下半年開始,餓了么先是為天貓小店提供線上銷售平臺,由蜂鳥 24 小時達成本地即時配送;幾乎同時,蜂鳥和阿里健康合作開通送藥服務; 2018 年 8 月,星巴克和阿里達成戰略合作,蜂鳥為星巴克打造“專星送”專屬配送,這成為阿里本地生活服務為行業提供解決方案的樣板;2018 年底,蜂鳥又在部分城市推出“淘寶速達”。

蜂鳥的即時配送能力對于阿里系在本地生活的協同效應,怎么評價都不為過。正如王磊所說,“無論人貨場如何重構,總有東西要送。”

蜂鳥從餓了么獨立出來,意味著在阿里經濟體中的話語權得到提升——盡管餓了么和口碑擔當著阿里本地生活服務的主力,但摘下“餓了么的下屬單位”這個帽子后,蜂鳥在組織架構上承接阿里本地生活業務的能力將進一步提升。

值得注意的是,在蜂鳥“單飛”的前一個月,美團配送也宣布開放配送平臺,向全行業開放即時配送能力。“僅用配送團隊來承載自身物流成本太高,蜂鳥即配、美團配送和京東物流的獨立邏輯本質上是一樣的。”電商分析師李成東告訴 PingWest品玩。外賣市場格局膠著,餐飲之外的配送為外賣平臺在其他品類上的盈利提供了可能性。

在更大的維度,本地生活協同整個阿里集團的下沉。王磊表示,阿里本地生活服務公司在三四線城市的服務頻次較高,“對集團是比較大的拉動”;單餐飲行業就能帶著包括支付寶的交易、餐廳的數字化升級在內的阿里集團服務下沉。阿里本地生活服務公司今年加快滲透、加快下沉。

蜂鳥的“功力”

蜂鳥配送團隊建立于 2015 年 8 月,是外賣行業最早的一張物流配送網絡。在餓了么被阿里收購后,它隨前者一起,經歷了一年多的“入模”。

王磊告訴 PingWest 品玩,除了團隊和文化差異,餓了么和阿里的基礎開發語言都不一樣:口碑搭建在支付寶體系之上,餓了么自有一套架構,餓了么星選(原百度外賣)則長在百度云上。阿里花了不少時間把它們轉到阿里云上。餓了么的一萬多人分布在全國各地,連王磊自己都搞不清有多少個辦公室。

成功“入模”后,阿里本地生活的用戶和交易體系歸于統一。  接下來,正如餓了么首席運營官、聯合創始人康嘉所說,又到了物流助推商流的時候——外賣行業之所以能成長至今,正是因為建立了穩定、標準的物流配送體系。如今,新零售的玩家們再次面臨同一個問題:如何建立穩定、標準的新零售配送體系?

按照王磊的規劃,未來每天將有 1 億件商品通過即時配送送達,80% 的日常生活所需可由即時配送滿足。蜂鳥將繼續與星巴克、迪卡儂、百果園等品牌和支付寶、阿里健康、淘鮮達等商業體共建“即配生態聯盟”,在服飾、美妝、3C配件等領域開展深度行業合作;

為了支持這個規劃,蜂鳥即配將在未來三年建立超過 2 萬個全數字即時配送站。這個即配站將對騎士、訂單和設施設備數智化——每天有多少騎士可以服務、多少騎士擁有冷凍配送的能力、多少騎士擁有遠距離配送的能力,以便調度合適的騎手;其次,除了訂單的基本信息,蜂鳥還會訂單的菜品邏輯調整取餐和配送時間;此外,騎手的智能餐箱、交通狀況、電瓶車電量都被智能調度系統掌握,以便匹配騎手。蜂鳥稱目前擁有 300 萬運力,配送時間低于 27 分鐘,服務超過 350 萬家商戶。康嘉表示,餓了么智能調度每年通過定價和策略節省的成本達 20 多億。除了外賣,蜂鳥也可承接商家官網、獨立APP的配送需求。

蜂鳥把為星巴克量身定制的“專星送”推為樣板——打通會員體系,騎手為指定門店專屬服務,設計專用包裝和配送箱,拿下出餐 8 分鐘,平均配送時效 18 分鐘的成績。

這個成績背后的需求是,不同行業、不同品類對配送的需求完全不同。當面對零售這樣相對比較標準化的行業時,用戶需求、門店形態、訂單處理模式、履約鏈路和訂單操作要點“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倉位管理、庫存管理、揀貨路徑、配送路徑的實時管理都非常重要。

蜂鳥的辦法是,打通商超的鏈路,騎士小哥到店取單時,并非一單一單接受業務,而是由系統自動根據裝載能力設計騎士的路線,使騎士同時同批次配送多個訂單。目前蜂鳥的零售訂單 0-3 公里 60 分鐘配送完成,3-4 公里 90 分鐘送達,4-5 公里 120 分鐘送達。

依托配送能力,蜂鳥想向阿里系業務乃至整個本地即時生活服務行業提供一套解決方案。根據阿里發布的數據,蜂鳥配送新零售訂單 2018 年下半年同比增長 185% ,2018 年蜂鳥醫藥健康訂單增幅超過 500%;蜂鳥即配在全國2000 個區縣提供服務。

此外,蜂鳥也在拓展無人配送。餓了么π事業部負責人任斐表示,即時配送行業從 2016 年人力成本出現了拐點;預計 2020 年需要 1100 萬騎手,但未來能夠成為騎手的人口基數會越來越少。2018 年 4 月,蜂鳥的無人機和機器人已投入商業化運營。

一位接近蜂鳥無人配送合作方YOGO的人士給 PingWest品玩算了一筆賬,根據餓了么數據,外賣配送承諾 30 分鐘送達,一般在 36 分鐘,共分三段:取餐、送餐、樓內遞送,其中路上騎行時間已經很難壓縮且有時間變長的趨勢,只能在樓宇內通過分級配送的方式提高效率。在樓內遞送環節,騎手可以將外賣放到機器人艙內,由機器人配送。樓宇內遞送或樓下等待用戶取餐時間較為固定,約為 8-15 分鐘。從技術角度來說,機器人在樓宇中可由人類配送員配送的餐飲,配送機器人赤兔都可以接管。

該受訪者稱,隨著外賣/快遞市場的急劇擴張,末端物流矛盾激化,正在演變為社會性的矛盾,配送機器人可為人類快遞員提高 30% 的配送效率,緩解矛盾。蜂鳥即配高級總監劉歆楊表示,人機協作的配送只要在場景滿足的情況下,單均成本遠遠低于純人力配送。

即時配送的競賽

即時配送服務在新零售概念推行下迅速普及,蜂鳥和美團配送相繼獨立,則表明即時配送的獨立與開放,正在成為本地生活平臺發展的新趨勢。

從商業的角度來看,即時配送就是門局域網的生意,在一定范圍內,訂單密度越高,人力成本就越低;配送員在用餐高峰外配送閑時訂單,能夠進一步攤薄成本。

中國物流與采購聯合會副會長兼秘書長崔忠付表示,即時配送已經成為了產值超千億的行業,未來幾年該行業預計保持 30% 以上的增速。除美團、蜂鳥外,京東的達達、京東到家,以及傳統快遞公司順豐等都上線了即時配送業務。

艾媒咨詢的數據顯示,蜂鳥配送 2018 年第四季度新零售業務訂單量較第二季度增長 185%,美團配送新零售業務訂單量增長 117%。艾媒咨詢分析師認為,未來新零售業務將是即時配送主流平臺的新競技場。

根據美團發布的數據,美團外賣日完成訂單量已于 4 月 20 日超過 2500 萬單,其中有上百萬訂單來自超市、菜市場、便利店、美妝店等;王磊并未透露相關數據,僅表示目前阿里體系的訂單占蜂鳥總體單量的30%。這樣看來,獨立后蜂鳥的短期重點,可能仍將是承接和消化更多阿里系訂單。

王磊認為,目前即時配送市場還處于“非常早期的階段,沒有到三分天下”,”蜂鳥的優勢在于“成本和效率以及服務不同行業生長出來的不同能力”。他表示一個市場有兩到三家充分競爭是好事情,將“對團隊逐步加大投入。”

王磊說:“以前餓了么被競爭對手打是 2 樓打 1 樓,逍遙子讓我去 6 樓去,現在我已經到了 1.5 樓。今年爭取實現到 3 樓。”。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4742蚂蚁论坛二肖中特